Pamela王唯琛

一个没有cp洁癖的小火车 打滚求勾搭٩͡[๏̯͡๏]۶

你若是夜空中一缕明月 我愿做那逐月之月🌙

让我继续活在有月光的梦里…

各处搜来的照片…
一刷微博相关 就心痛到不能自已
还是 尽量留住原来的M6吧
起码在这一段里!

请求我的月光遍洒…🌙

手机里六只合体的照片少之又少
希望大家不要在这么丧了  最好的结局就是六只又去参加海选 又被选上
但是这样的结局只存在于梦里了……
希望大家可以一起刷图!把我们的六个月亮填满主页 让大家一打开就能看到最好的他们 心里满满当当的!

我的月亮 永远停在了那年夏天
但是 那是我看过最纯洁美好 毕生难忘的月亮🌙

心死了…
"我的月亮永远停在了那年夏天"
晚自习微博刷到这句话 真的泪目
高三狗心里想着 明天第二季出来 开开心心大学追剧!
没想到等到这样的结果
也算是绝望了吧…
这是唯一一部 所有演员我都爱的电视剧
还因为copter仔交到了和他长相相像的男朋友
故事还是那个故事 甜甜的 很可爱很美好的
同学都跟我说 你会喜欢上新人
不会的…出场顺序是真的很重要
以后就 重温小说吧  带着GB KC TT的脸
还好 还有SBFIVE和小拔实时cue他哥
也算 还有的喘
可是 想到同一个角色 不同人演 我们心尖上的月亮们会被别人拿来比较 被脑残粉喷
我心疼死了啊
以后 2MOONS再火起来时 又会是一个一个新面孔
那时候的人还记得原来的六个月亮吗
看起来狂拽炫酷 但还蛮傻白甜的神哥
一副乖乖仔的样子却很捣蛋的拔
盛世美颜的女装大佬金老师
可爱的唱跳俱佳型鞋控奶窝
调皮捣蛋营业大佬小皮胡
被一点点拽出丛林深处的老爷
我看过你最好的样子。

葡萄成熟时(2)

本章主fb…我就觉得我不该同时写两个cp🌝
对了我想问问你们的空行怎么打出来的 lof不会缩回去吗…
还有各位精英都是咋改链接名字&变字体粗细的啊…
    
  
 
  
  

  
  
  (2)

Beam越想越觉得自己没趣,好像一只跳马猴子对老虎叫嚣着说你他妈滚开你凭什么抢老子的桃,自不量力不说,自己感兴趣的到了人家那里也是烂泥一滩,入不了眼的。他索性站住,对Ming说:“咳,那个,要不我先回去吧。”

 
“别啊学长!”Ming叫道:“就差这么两步了,还没落座怎么就着急走啊?”

 
“我想去照顾一下我家Kit,其实他发育的不太健全。”

 
“你刚还说你不是鸡妈妈。”
  
  
“…”
  
  
Beam硬着头皮跟Ming走到卡座。Forth见到他其实有点意外。这位狂野医生把自己收拾得盘顺条靓,一张小脸白白净净,桃花眼在灯光下水灵灵闪着光,看起来格外机灵,甚至是狡猾了。他移开目光看向Ming,Ming会意,格外自来熟地搭上Beam的肩,扬声道:“Forth哥,我刚好遇到Beam学长,就一道带来了,你不介意吧?”
  
  
“嗯,好极,不然美女们这么热情,我都不知道先关照哪个才好。”Forth微微笑起来,嘴角牵起一个不算特别明显,但很唬人的弧度,言罢还向一侧挪了挪,在身边给Beam腾出一个空位。Beam瞅着他那个淡淡的微笑,脸上也回了个同样亲切友好又热络的笑容。开玩笑,本假笑男孩纵横沙场几多年,你就是把后牙花子全都亮出来,和小爷也都没得比。
  
  
甫一落座,一阵男士香水的味道就暗暗地向Beam攀附过去。很清冽的香气,丝丝入扣,仿佛夏天站在冰箱冷冻室外面的感觉,冷气打着旋儿往你浑身毛孔里钻。Beam抽了下鼻子,问:“你的?”
  
   
“嗯。”Forth嗓音低沉,配着酒吧里天然的暧昧气氛与香水若有若无的勾引,撩得人心肝乱颤,“喜欢吗?”
  
  
“喜胡…胡为乎遑遑欲何哉?…此情此景,勾的我诗兴大发啊!”Beam回应的话说了一半,猛然省得出了纰漏。真他妈出师未捷身先死,没学会勾引别人的本事,自己先被勾引了。他悄悄从眼角处向Forth偷瞄去,看到他眼尾弯弯,嘴角也攀上与刚才全然不同的笑意。还没等Beam把气顺下去,Ming就已经伙同几位美女浪笑出声。几位妹妹久攻Forth不下,见Beam风趣幽默平易近人,就调转火势向Beam嘘寒问暖卖起笑来。见识了人情冷暖世俗丑恶的Beam几乎萌发心思遁入空门。一杯穿肠毒药下肚,line滴滴响了起来。
  
  
“-战况怎样?”Kit发来。
  
  
Beam攥着手机想了想,索性举起来对着Forth的方向快速拍了张,正好框进几位色女盯着他的火辣眼神。Beam粗略扫了一眼,画面虽昏暗倒也清晰,最重要是一套拍摄的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干净利落,手不抖眼不花。Beam暗自感谢爹妈给予这样当狗仔的天赋,手指一滑便给Kit发了过去。
  
  
心情大好,他端起面前一杯酒,随意和Forth手边一个杯碰了一下就往嘴里送。结果Forth一抬手挡在他面前,Beam没收住,酒洒了一些在手上,还有一点溅到了裤子上。
  
  
“哎我日,”Beam不乐意,也不顾周围几个小美眉还在要保持绅士,“你这大手一挥,跟这儿指挥交通呢?”

  
“这酒我碰过了。”Forth倒是淡淡的。
 
  
Beam深吸一口气,这算什么狗屁理由:“你他妈森林冰火人?这酒是要结冰还是要着火,你碰过我就不能喝?”
  
  
“我的意思是我嘴碰过了,口水混进去了。”
  
  
“…”Beam颓然地放下酒杯。其实他很想豪气干云地仰头灌下去,营造一种笑谈渴饮Forth血的潇洒豪放,但是医科生的小小洁癖让他着实无法接受一个并不十分熟络的人的口水。就算那玩意到了酒里也只能算是个微量元素。
  
  
这时line的响动再次救了Beam的命,他首次为有这样的朋友感到由衷的快乐。
 
 
-这眼神真是看得我汗毛倒竖

-没错 难道现在play boy过时了 这种又黑又壮的水牛才抢手?
 
 
这次Kit倒是迅速,消息几乎是秒回了。
 
 
-不 我是说Forth
  看来你永远没法超越他了
  
  
“呵。”Beam冷笑一声,翻到上面的记录点开图片放大,心想就他妈一黑鬼,老牛成精也只能钓到铁扇公主那种母老虎,我倒要看看能有什么出奇冒泡。他梗着脖子一瞅,胸口那口恶气就没上来,噎得他一阵干咳。
 
 
Forth的眼神确实很有杀伤力。不是指吊着三白眼目眦尽裂那种杀伤力,而是像一记化骨绵绵掌。当时显然只是无意的一瞥,却目盈秋水眉挽弱柳,眼波间都透着一股柔情,仿佛在凝视自己的前世情人来生爱侣。没哪个女生能抵抗住这样的眼神。试想一位身材健硕眉目硬朗的男子,在不经意间向你投来惊鸿一瞥,那简直好比风摇柳枝石击静水,想不荡漾都不行。
  
  
可惜Beam没法细品其间美意。照片中的Forth直盯着自己,明摆着当时他本人在看镜头。这种感觉就像西门庆找上潘金莲时,赏给武大郎的眼神,蜜里含剑笑里藏刀。Beam不知是喜还是忧,如果当时手慢那么一点,留个空档仔细看一眼屏幕,说不定隔屏对视的惊悚会让他没胆继续拍人家靓照。
  
  
Beam抹抹咳出来的眼泪,眨巴了两下眼睛。视线刚刚清明,就看到Ming一张脸撞了进来,眉心蹙起,薄薄的嘴唇抿住。嘴角向下坠着。
  
  
“我都看到了哦,学长。”Ming看向他的眼神极为复杂。
  
  
“?”
 
  
“你偷拍Forth哥,还看到迷醉。”
  
  
“!”Beam瞪大了眼睛,不过很快命令自己镇定,“呵呵呵,你有什么证据吗?”
  
  
“嘻嘻嘻,没有。”Ming冲他捏在手里的手机扬了扬下巴,“不过我猜如果Forth个借你手机玩一会应该会有点发现。学长属鸭子的吧,都这个份上了还在那嘴硬。”
  
  
“Okay,说吧,想要什么。”Beam放弃了无谓的挣扎,也不打算解释。这对工院兄弟真他妈恶魔转世。
 
  
“一个号码。”Ming也痛快,脱口而出。
 
  
“六个8。”Beam从钱包中抽出一张卡,眼睛一闭递了出去。不料手在半空中挂了半天无人理会,他疑惑地睁开眼,看见Ming咬着下唇看着自己笑。
 
  
“学长我差你那点钱吗?我要P Kit的line.”
  
    
  
后半场Kit没发消息来。等三人打发走几位大姐才真正开怀畅饮,结束时已经一点多。其间Forth还被怂恿着上台唱了首歌。出乎意料的,他钟意的曲子并非Beam所想的摇滚乐或是hiphop,而是曲调舒缓的情歌。事到如今Beam也不得不承认Forth确实有那么点迷人的资本。这一认识使其自尊心大受打击,不为别的,就冲自己一张俊脸不得大放异彩,一身本领也被埋葬在了时代的洪流中。廉颇老矣,尚能饭,但弄不来饭。
 
  
“学长搭我顺风车吗?”Ming边向外走边问。Beam正欲开口拒绝,Ming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掏出来,看一眼来电人,随后转身冲Forth和Beam耸耸肩:“Sorry,Muwan找我。”
  
  
Forth点点头。Ming接了电话走出去,离开时Beam还是捕捉到听筒里一声娇嗲得腻死人的呼唤。
 
 
“喂~?亲爱的~~~”
 
  
目送Ming离去,Beam不禁问:“他女朋友?”
  
  
“前女友。”
  
  
“…”Beam无言。一小部分是因为之前的狗血猜想不攻自破,大部分主要是对社会现状的感慨。自古俊男多渣男,显然小爷我这样又帅又专情的好男人已经不多了。他回神,看着Forth长腿一甩,潇洒地跨上机车,正欲挥手告别,Forth却向他抛来一个头盔。
  
  
“上车。”
 
    
 
Beam今日第二次在所谓“车”上惶惶不知所措。可能是喝了点酒的缘故,Forth把车开得飞快,偶尔遇上什么上坡下坡,Beam都感觉自己在坐云霄飞车阿拉伯飞毯。时不时转弯处Forth大佬还要斜侧车身,在几乎空无一人的寂静大道上来个帅气漂移,装逼给鬼看。按正常桥段,这是车后座的人都该小鸟依人地搂紧驾驶者的腰,配以娇-喘微微泪光涟涟,一部青春狗血偶像剧自此已然亮相。
 
 
但Beam不能。
  
  
作为人生的强劲对手,大敌当前他绝不能露怯。他要展现出男人英伟雄壮气吞山河的一面,因此他始终咬牙坚持,一直撑到停车,才摘下头盔气若游丝地从车上飘下。
  
  
“爽吧?”Forth难得高兴,呲着一口大白牙看向他。Beam定了定神,心里想着把头盔砸过去,抡他一地脑花子,现实中却只能无力道:“爽…爽-你妈…我他妈想吐…”
  
  
Forth取回头盔,仰头看向已经站在宿舍楼门前台阶上的Beam。灯光从Beam身后透过来打在他脸上,愈发的显得他线条刚毅,“下回还一起喝酒?”
 
  
“Sure.”Beam背着光,冲他笑起来,眉眼间满溢的都是孩子气的挑衅。

  
   
         
    
   
    
   
  
    
   
格式真心累…
打滚求评论🌚

葡萄成熟时(1)

本章为mk情感线…fb最后刚刚见面🌚

  
    


 

(1)

日料店里。

暖黄色的灯光从头顶流沙一样倾泻下来,笼住座位上的人。Wayo白净可爱的小脸也挂着令人心醉的绯红。当然,如果不是因为对面Beam和Kit如狼似虎的目光与堪称下流的笑意就更好了。

“搞什么,有事快说,别盯着Yo。”Pha皱眉,伸着筷子在两人碗上一阵猛敲。

Beam向Pha绽放了一个动人的微笑,随后将他凝结着假笑的脸转向Yo,说:“可爱的YoYo小学弟,Beam学长向你打探点事情好不好呀?”

“嗯嗯,”Yo因为尴尬而格外乖巧地点点头,“我一定知无不言。”

“真乖。”Beam向Pha抛去个嘚瑟的表情,“工院那个Forth你知道吧,你觉得他怎么样啊?”

“嗷,Forth哥蛮好的啊,很温柔,也很会照顾人。”

“呵呵。”Pha冷笑。

Bea和Kit若有所思地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Kit又接过话说:“我看他总和你在一起,对你那么好,不会是觊觎你吧哈哈哈哎我操!”

Pha一脸阴沉地照着Kit脑袋来了个爆栗,手劲之大让Kit一只眼睛都疼出了泪花。他心里气不过,怨气无处发泄,就顺手照着旁边Beam的大腿狠狠拧了一把。Yo见事态不好,连忙开口:“Forth哥更像哥哥照顾弟弟这种吧。不过他似乎确实不反感这种事,呃。”他顿了顿,看一眼身边脸色稍有缓和的大高个,抿了抿嘴继续说,“我和P'Pha在一起之后,Forth哥和Ming在一起的时间比较多。毕竟都是一个学院的。”

Beam揉着大腿和捂着脑袋的Kit再度对视了一眼,表情凝重地点点头。两人站起身,向Pha抛去了个谄媚的笑容。Kit拿起搭在一旁的外套说:“不打扰你俩月夜私会了,我和Beam先走了。”Beam走前甚至冒着脑袋开花的风险向Yo抛了个飞吻,随后躲着Pha扔来的纸抽抱头鼠窜。

“你怎么看?”刚走出去Beam就急不可耐地向Kit征求意见。Kit想了一会才慎重道:“呃,我觉得不是那么可能…你听说过Forth有过男朋友?”

Beam闻言果然挫败地摇摇头,手不自觉地抚上下巴:“那Ming看着也不像什么消停的主儿…嘿不对啊kitty!”

Kit飞起一脚,蹬在Beam小腿肚子上:“给老子好好说话,怎么个不对了?”

“你看,”Beam滴溜溜凑到Kit跟前,掰着手指向他解释,“Ming和Yo是发小,说不定当年一起穿开裆裤时就已经暗里着迷了,可惜Yo从来没那心思,他也只能老老实实呆着。Forth呢,出场太晚,Yo一颗心早就在Pha那里了。两段悲情故事的男主角朝夕相依,情愫暗生,虽然光天化日之下还是随处拈花惹草,但夜里只有他们两人才能抚慰彼此寂寞的灵魂…”

“呃…”Kit被Beam猛然袭来的一阵长篇大论冲击的有点缺氧,缓了两三秒他才接茬,“虽然好像有点不对劲,但我他妈的居然觉得你说的有点道理…”

“那是,”Beam得意的笑起来,一双桃花眼虽然闪着贼光,但眼角盈盈的弧度还是惹人心醉,“哥号称兰大卓伟这么多年,还没谁能逃得过哥的火眼金睛呢!”

两人不知不觉走到了7-11附近,门口一个身形修长的男生正被几个女生围着,叽叽喳喳相当热闹。Beam撞撞一旁的Kit:“嘿,说曹操曹操到,目标1号出现。”

两人停下步伐站在一旁,Kit靠在一辆白色吉普车上向Ming的方向看去。不得不说,他是真的有一副好皮囊。身材高挑,削肩细腰,但又裹着精壮的肌肉。面如敷粉,眉如墨画,尤其眼睛一单一双,转盼多情,很有味道。等Kit回过神时,Ming已经站到他面前了。

“哈喽学长。”Ming冲他眨了一只眼,“看什么呢?”

Kit没答,反倒摆出一副大爷样抱起了肩,以一个自以为潇洒的姿势向后靠了靠,“关你什么事?”

“嗯嗯,的确不关我事,”Ming勾起个笑容,“但学长靠到我的车上了呐。”

“卧槽!”Kit慌忙一步跳开。Beam在旁边看得一颗心直颤,心道幸亏我没靠过去。Ming冲Kit挑了下眉,拉开车门坐进驾驶座,随后摇下车窗,胳膊搭上去,探出个脑袋看向Kit:“学长不说点什么吗?”

Kit嘴唇抿起来,露出一侧的酒窝。这小学长长的白白净净,看在Ming眼里格外可爱,尤其现在一副纠结的样子,有那么点想道歉却又端着学长的架子。Ming情不自禁笑出一口大白牙。

Kit在他火热的注视以及蜜汁笑意中越来越窘迫,终于再度展现佛山无影脚,直逼他的轮胎,“给老子滚蛋!”

“害羞啦学长?”Ming眯着眼睛笑起来。这小子唇红齿白眉眼弯弯,一副渣男样,Kit更是心头火起,正要发作,Ming又接着说:“我那位朋友不是和你们在一起,怎么你们两位单独行动了?”

Beam接机凑上前去,把Kit往后一捞险些推个趔趄:“哦,我们是为他们共度春宵做牺牲。倒是你,也一个人?”

Ming听出Beam话里有话,应道:“没,正要去找Forth哥喝酒。学长也一起来吗?”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Beam迅速点点头,又回过头向Kit交换了个眼神,做出“我上了”的口型。Kit扬了一下下巴表示支持,随后转身就要走。

“这位学长不一起来么?”Ming在身后喊。Kit回头就看见Ming冲自己狡黠地笑着,于是转过身盯着Ming的眼睛说:“不去。一秒都不想和你这种上流社会的小婊砸多呆。”

“哦。”Ming几乎是立刻就露出个委屈巴巴的表情,弯弯的柳叶眉皱起,嘴巴嘟着,一双眼睛湿漉漉地看向Kit,“那学长留个联系方式呗。”

Kit一阵牙疼,索性站住,抱肩看着Ming,说话间一侧的酒窝若隐若现:“不给。请问我为什么要给你我的联系方式?”

“因为学长你把我车踢了。虽然你人小小的,”Ming把脑袋探出车窗外,又自下而上地打量了Kit一番,“腿也短短的,但是万一真的把我车踢出好歹,我也好找你索赔嘛。学长你叫啥?”

Beam在车里默默地收回了视线。这学弟真是响当当一条硬汉,敢在这位飞天柯基面前把话说成这样,不知道现在叫Yo给他置办骨灰盒还来不来得及。果然,Kit闻言立刻冲上来就要拉车门。Ming反应更是快过流星疾过骤雨,“啪”地锁上了车门,还不忘把车窗摇上,只露出窄窄的一小条,眼睛在缝隙里眨巴眨巴地看着吃了炸药一样的小学长。

Kit恨得牙痒痒,在原地兜了两个圈之后冲着车里的人喊:“ok.问老子名字是吧?记住了。我叫你大爷!你!大!爷!!”

Kit急火攻心,脑袋里只盼着有什么空间计划,他骑着原子弹飞出大气层,能离这狗喷屎的学弟多远就多远。刚走出去两步就听见后面车里也传来喊声,仿佛山歌般与他遥相呼应。

“记住了!再见!你大爷!!”
  
   
Beam看着窗外快速倒退的街景,翘起了一条腿,想了想又放下。这时Ming伸过一只手扭开了车里的音乐。

“紧张啊,学长?”

Beam侧过头。Ming直视前方认真开着车,但嘴角却贼溜溜上扬着,声音带笑。Beam也不故作矜持了,把座椅靠背向后调,找了个适合他后仰的角度,舒舒服服倚在座位上,才回道:“你小子嘴巴挺厉害的嘛。”

“哦,学长是在为刚才那位打抱不平吗?”

“哦豁,为什么?”

“我说了学长不要生气啊,”Ming接口,“你们看起来就像小两口一样呢。”

Beam被这个答案震惊了一下,让我的小脑筋转一转。他短暂地思考了一下,回道:“我俩的关系和你跟Forth一样”

看看,多妙的答案,一石二鸟。Beam心里为自己喝彩。Ming听见后轻轻笑了声,说:“我和Forth哥是好兄弟啊。”

Beam微不可察地撇了下嘴,然后说:“嗯,他也不是我的小媳妇,我没必要像鸡妈妈一样天天护着他啊。”

“嗯嗯,那就好。”Ming把车停在一辆黑色机车旁边,不给Beam再多思考的时间,拉开车门下车。

初次单刀赴会,着实给人一种菊花一凉的紧张感。Beam跟着Ming一道进了酒吧,七拐八拐走到了预定的桌前。远远就看见Forth长手长脚靠在卡座里,一身黑衣黑裤显得人格外冷傲。酒吧昏暗的灯光雕刻出他脸部刚硬的线条,头发懒懒散散半撩半落。再走近一瞅,身边坐着仨妹子,两个都是从自己手里飞脱的。Beam看得大为不爽,转头问Ming:“怎么,你们工院兄弟今天要两男战三女啊?”

Ming的回答让Beam几近呕血,心道他妈的嘴欠啊,多说这一句干嘛。

Ming说:“没,我是Forth哥叫来救场的。他说火力太强,他一个人招架不住。”

  
  
  
 
 

坚持看到这里的真是谢谢你们了…

葡萄成熟时(0)

工院大佬forth×风流医生beam
花心小奶狗ming×傲娇火药桶kit
背景大致与原著相同 ooc预警


“这世上不存在纯真而又伟大的爱情,这对人来说不但是个引诱,还是个讽刺。”
                                         --钱钟书《围城》

“艹,日啊!”Beam把手机往旁边一丢,郁闷地躺倒在床上。一旁听到咒骂的Kit淫笑出声:“第四个。”

“闭上你的小嘴巴,别让我听到你那甜美的声音好吗,我的kitty小宝贝?”Beam翻身扣倒在床上,声音从枕头里瓮瓮地传出来。沉默已久的Pha倒是难得地开口,“别耽误我时间,Yo还在等我吃寿司呢。”

“知道了,Pha爸爸。”Beam懒洋洋的声音从床上传来,人却一点没挪窝。今天是狂野医生帮例行聚头复习,也就是Beam和Kit临时抱Pha脚的日子。奈何Beam精神萎靡,Pha一心记挂小男友,考题又是大白鲨亲自操刀,这让Kit着实焦虑不已。他索性两步跨到床边,抓住Beam短裤的裤腰拉住用力一弹:“别骚了,死过来让我和Pha给你分析分析。”

Beam捂住被抽疼的屁股,抓过一旁的手机三步并做两步冲到桌旁,按亮了屏幕放在两人面前:“看看,老铁们。两天,我约了六个妹子,四个都和Forth难忘今宵去了,我呢?我寂寞如雪啊!”

“大白鲨不是还对你不离不弃呢吗。”Pha在一旁漫不经心地道。Beam嘴刚张开要反驳,Kit在一旁也搭上了腔:“很正常。就好像买咖啡,星爸爸和娃哈哈都摆在你面前,你不缺钱,你选哪个?”

“娃哈哈,纯真。”

“嗯,偶尔也有傻的。毕竟市场不能垄断。”Kit点头,“或者是那种山珍海味吃多了,就想尝尝煎饼卷大葱换个口味。”

“我他妈戳爆你的狗头。”Beam做了个挥笔扎去的动作,“我看他就是诚心来截我的胡。”

“你的魅力真的大到整个兰大都为你倾倒,以至于Forth要跨越两个学院探听你的行动?劝你去暗中报个培训班,学习一下Forth是如何施展魅力的,再用到你的套路里。”Pha玩着手机,随后起身,“我去找Yo了,重点都给你们留在这了。”

“嘿Pha!!”Beam一声大吼叫住了正要离去的Pha。他不爽地转身,看见一脸若有所悟的Beam正瞪大眼睛看着自己:“Forth之前不是成天和你家Yo,还有那个Ming赖在一起吗。你就不怕他是gay??”



这章是一个预告…
时隔多年再次发文 十分紧张 且听我叨逼几句…
第一次写两条情感线的 虽然打两个tag 但是难免比重不平衡 所以我会尽量在每章提一下哪对cp戏份比较多…虽然圈冷了 但是万一有不吃的cp 我不是踩人家雷了…
我已经是高三狗了 而且我坑品并不好🌚不能保证它会一直持续下去 但我会尽我最大努力的…
更的话大概一周一到两更?字数我会尽量多凑点…
okay…目前大致就这些。
欢迎提意见 与我沟通